9.24.2009

歷史性的一刻。



*9'24'09'
*即時新聞!

--

H1N1持續擴大,
停課標準亂七八糟,
本校日前某班三天內三個確診H1N1卻未停課,
理由是其中兩個校外發病因此未達停課標準,
結果幾天後該班疫情擴大,
於今日(9月24日)上午八點發現兩個同學發燒(未知是否確診為H1N1),
按導師、學務主任及教官等的現場處理決議立即停課,
整班學生被教官主任一前一後帶隊離校。


中午馬上非常有效率地召開補課協調會議,
某長官耳提面命:"督察會查喔,一定要寫補課紀錄喔!",
當會議中我們提及因為學校(變態)編班方式造成自然社會混班而有A、B兩班交互感染問題,
校方也沒啥表示,
總之都是"依法辦理,礙於規定,盡量配合,感謝合作"這些廢話,
當然我要同理一下他們的難處,
他們也是依法行政罷了,
總歸一句,
這個國家從上到下沒一個標準沒一個敢負責任的人,
為什麼呢?
神主牌快搬出來-->>因為大家都有混口飯吃的苦衷阿!
反正公僕造業是全民擔
自己還能拖別人下水一同受報應!

插播一下停課始末:

AB兩班混組編班,
其中A班感染者有一自然組學生,
因此會跟B班的自然組同學共同上課,
如果按照政府公佈原則,
這兩班應該算一個案例吧?
那麼A班停課B班不停又能防範什麼呢?
若不需防範那為何又非得停課?
可以請確診同學自主管理阿?
更可笑的是什麼叫校外感染?
本次案例中有一確診學生第一次發病快篩時沒被驗出,
因此他來四處趴趴走,
第二次又發燒再驗醫院說因為第一次病毒量不足驗不出來,
我雖然不是醫生,
但此刻我有一種被莊孝維的感覺,
現在是高興怎麼詮釋就怎麼詮釋啦,
那請問在這樣混亂的情況下,

停課有什麼意義???

自始至終流感的威力是大是小都政府說了算,
敝校還真有許多老師根本是政令傳聲筒,
一個口令一個動作。
假如沒有停課的必要,
真的無需如此大費周章,
若有停課的必要,
也請謹慎以對而非虛應故事,
這樣的邏輯很難懂嗎?:Q

還有匪夷所思的台北國檢查疝氣法,
其他縣市有這樣的事嗎?
我不記得以前在南部有耶?
不過對於這事我有些納悶,
內高校方從頭到尾在搞什麼烏龍?
把責任都推給醫院就了事了?
在場的護士,(如果有)師長們都在幹什麼呢?

關於這奇怪的身體檢查兩年前我就疑惑過了,
那時我碰巧瞧見高一新生嘰嘰喳喳地不知道在密語什麼,
後來跟護士詢問後(你沒看錯,我真的打電話去問護士,因為實在太妙了!)
才知道是男生要檢查生殖器官阿,
奇怪讀高中跟有沒有疝氣有啥關聯?
(而且疝氣應該會痛吧?檢查來幹啥?預防嗎?-_-)
說真格的,
要也該檢查性病吧?
現在高中生的男女關係可能遠遠超過大多數老師們的想像。
但檢查性病這條目會引發諸多爭議,
妙的是無知大眾關注的不是身體自主權與隱私權,
而是無聊的道德名譽問題。

好吧既然要檢查疝氣,
據官方說法是要繳交同意書,
但我想通常這是便宜行事後就自行省略了吧?
只要屆時出言恫嚇威脅"不在校檢查要到醫院去喔",
通常學生服從威權慣了或不想增添麻煩也就硬著頭皮上。
而因為這次事件的風波,
我記得先前女生不需檢查這項目因此特別再跟女學生確認,
竟意外發現某幾屆有檢查,
那更奇妙了?
到底檢查與否的標準為何?
莫衷一是還真是威權遺毒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特徵啊!

而威權何以維繫?
這些公務體制內無須競爭活得越久領得越多的爛蛆們是最大幫兇,
然後這群人還要滿口

他祖爺爺的仁義道德。

剛寫完十七個科目(裡頭有八個科目不開課)共八十頁六萬多字教學綱要
努力不當爛蛆卻被逼作爛蛆之事
因為我同爛蛆都領了台北國教師節禮金的
joelle.:Q

HEMiDEMi Technorati Del.icio.us MyShare個人書籤 Yahoo

3 Comments:

匿名 提到...

沒有
我們無知的南部台灣國民
一直到台北國的疝氣檢查時才知道原來女生也會有疝氣
果然吻合台灣國粗鄙小民的形象
也對台北國的博大精深無奇不有感到無限的敬意
不過我們台灣國倒是很遵守停課標準
目前已經補課到大家慘絕人寰的境界
倒是疫情真的沒渲染開來
可能是台灣國民比較強壯
菊媽出來喊喊口號說高雄的克流感已經準備足夠不用擔心
大家就都強的跟牛一樣了
所以比較不怕豬流感
usosally南部連線報導

佩蓉 提到...

這禮拜天下午同事們包括前同事雅云要到我新家喝下午茶喔~~妳什麼時候有空啊我家跟你娘家很近耶!

joelle. 提到...

真的很近阿,用滾得都會到!我從中正路上隱約可以看到你們家對嗎?真的是面對操場開闊感很棒耶!我暑假有回去阿,但是妳還迷有搬好咩!嗚嗚~妳要把新家下午茶拍出來給我解悶啦~我如果有回高雄再call妳!^^